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中醫抗癌的天空

中醫抗癌的天空

林鉅超 醫師
「中醫藥在西元200年前的東漢時代,治療約400萬人口的漢民族」,但在20世紀末的今天,中醫已不敷能力去維護台灣近2300萬多數人的健康,也無法全面周詳的擔起公衛保健的任務。它已經成為保健醫療的一環,淹沒在「健康食品」的聲浪中,沉睡在民眾的舊時記憶....
◎中醫的沒落與異軍突起
少有人會去關心中醫從什麼年代開始走入下坡。醫學史上的記載約是西醫學傳入近代中國的開始。近二千年來「中醫」還停留於師徒相授,秘術方藥,以華佗為尊,仲景為師,直到中醫推廣陸續廣設學校(1910年起)。而西藥盤尼西林(penicillin)的出現,瞬時打亂中醫「辨証論治」的陣腳,尤其是在戰爭時期,醫藥對傷者的救護機制,使得中醫與西醫的便利與效能明顯區別出來。中醫的背袱沉重,診斷無法客觀化,重質不重量,量身定製,因人而異,強調食療養生。而西醫學集合現代科技,日精月進,自X光透視、超音波檢查,以迄斷層掃描(C-T scan)、核磁共振攝影(MRI)、正子攝影(PET),多樣化的內視鏡檢查,使得疾病病灶一一呈現。分子醫學更企圖基因改造,使癌基因消失,這些是未來科技的理想,與現實的進展又有些許的差距。
抗生素的發現拯救了多數的人類與動物,也造成微生物鏈的巨大變化,飼養動物也得以大量繁殖。供需之間有著浪費與不足的隱憂,這當中產生的廢氣與附加產物,漸漸散播天地之間,濁氣充斥,溫室效應於焉發生,加上科技產品的大量製造,造成大自然的「聖嬰現象」反撲,它吞噬人類的成就,警告自然的不可侵犯。譬如為了少數人的利欲薰心,去打造「月球基地旅社」,就是這些思想意識在宰割自然的生命,「人」是兩邊刃,一是善,一是惡,今天的「惡」,是拿後代子孫的幸福去打造少數份子的貪欲。
西藥的進步漸漸進入分子化的作用,標靶(Target)藥物的產生是它的代表產品。只是標靶的科學外衣薰蒸渲染,誇大了作用,低估了負面影響。是否新的藥物會優於傳統的用藥?是否生命真的獲得了改善?存活品質是否提高?生命質量是否改善?這些往往被有意的忽略甚至漠視。
◎論「藥」無毒是丈夫
中藥的毒性與西藥一般但薄弱許多。毒性的產生往往是未經醫師的指導,或擅自服用所引起。藥物經過適當的炮製不但大大降低了毒副反應,也使得有效成份較易於萃取出來。例如中藥「附子」必須久煎1小時以上才能破壞其毒性,轉為強心救逆的作用。部份的藥材須經蜜炙,以使韖質減少(腹痛、噁心等症狀多半與之有關),如:川烏、草烏、天南星....等,這些不乏是良好的止痛藥,更是抗癌藥。動物藥(如:蜈蚣、全蠍、地鱉虫、蠐螬....),經醋炙後其成份較易於釋出,味道也少了腥臭,用於神經退化脫髓鞘病變、風濕病(rheumatic disease)、誘導癌細胞正常分化、修補膠原組織病變、改善抗原抗體反應。
中藥的劑型多樣化,因為製作過程與炮製方法,有湯劑、丸劑、粉散劑、錠劑、膏劑、酊劑、注射劑(台灣目前沒有),它們都有特定的適應症與用法,及使用禁忌。相對於西藥,中藥藥效略緩慢,但較為持久,治療以病因為主,服用較少出現不舒服的主觀感覺。有來自西方國家的外國病患在服用中藥以後,對於中藥(herb)的神奇功效頗為讚賞,對於如:氣喘、關節炎、鼻過敏、性機能障礙、腫瘤控制....等,都予正面的療效肯定。每次來台灣都會儘量的回診,他們相信「氣、血」可以藉由中藥來調節改善。因此不只是「中國功夫」,如今「針灸、中藥」在世界上正慢慢的在擴展;反觀中國大陸位居「亞洲經濟三虎」,民眾的消費力提高,因此中藥消耗量大增,台灣要取得的中藥資源競爭力降低,物價上升使得本地中醫藥的發展埋下另一隱憂的種子。
◎毒副反應與文獻統計
中醫治癌的效果可觀,卻少有大型的研究報告,因此受到部份西醫藥界的抨擊,說是「江湖術士」一派胡言。但是翻開醫藥文獻報告,近30年內有關中醫治癌的成效已經得到學界的認同,其中約有70%是採用「先西醫,後中醫的合作模式」,約20%是「同步採用中西醫進行」,另外的10%則是「西醫放棄,改用中醫治療」。以上三種模式,中醫治療雖處於被動的弱勢,但卻能締造漂亮的成績。例如:抗癌「清熱解毒」,改善急性的體內微血管內皮因子 (VEGF)釋出,於癌性肺積水、腹水、發熱、出血有明顯的療效。「化痰消結」的理論,涉及蛋白分解、polypeptie多胜肽反應、網狀內皮系統防護機制,不只是有形的痰(sputum),更是涉及腫瘤尚未成形(小於2mm)的破壞作用,與排泄代謝廢物,清除自由基的作用。「活血化瘀」理論,對於微小血栓與成型的癌瘤(大於2mm以上)有誘導癌細胞正常分化,或使腫瘤萎縮,提高免疫淋巴T-細胞吞噬機能。「以毒攻毒」療法,多是具有「微毒性」的中藥,其前題是必須經炮製處理,經過適當的處理後,其毒性幾近於一般藥材安全範圍,與西藥抗腫瘤制劑引起的毒副反應對照之下似乎差距極為懸殊,只是中藥的毒性一再的被渲染誇大,而西藥的毒物反應卻認為是理所當然,厚此薄彼的心態自始自今未嘗改變,這也是中醫無能翻身的重要原因。
中藥「以毒攻毒」可以誘導癌細胞凋零死亡,或是使細胞正常轉化,或是使癌細胞分裂速度緩慢下來,或改變癌細胞表面的分子結構以利於抗癌性中西藥成份得以契合發揮效果,類似於中藥的標靶作用,於正常抗癌細胞基因P53的活化也有文獻証明。從毒物學而言,吃正規中醫中藥而中毒者,多是誤用劑量,如「蟾酥」引起心率異常,含菎類藥(大黃、番瀉葉)引起瀉下,蟲類藥未加處理引起皮膚過敏,含毒生草藥引起粘膜潰瘍或嘔吐、肝腎機能傷害,藥材被惡意添加西藥以求速效,或藥材品管不佳摻有重金屬(以「冬蟲夏草」最為常見)。或民眾往往聽信偏方,自行坊間購藥,或田野摘取服用,這都是多數中藥中毒事件背後的真正原因。
而抗癌西藥最大的毒副反應,應該是「致癌反應」,至於引起造血機能損傷、心肝腎機能異常、皮膚粘膜傷害、胃腸機能傷害,乃至於骨髓損傷引起再生不良性貧血或骨髓再生機能不良,諸如多許的可逆或不可逆傷害,因為有醫院嚴密的追蹤監視,其發生也被認為「可以接受」。中醫治病於此一追蹤檢驗評估如果能符合醫學標準,則抗癌治癌的天空也就更加寬廣而能貢獻一己之力!
◎中醫大部份是用「食材」來治病
各國都有其特色的食材與烹煮法,中國人將大多數的食材拼湊組配成治病的處方,其中不乏是家喻戶曉的藥膳名方,如:「當歸生薑羊肉湯、四物湯、四神湯、八珍湯、人參豬心湯、五行蔬菜湯....」。根據民國89年迄95年陸續公告的常用的食用中藥材就高達203種,包括:「大豆、百合、芝麻、松子、胡桃、淡菜、荷葉、菊花、黑棗、綠豆、銀耳、龍眼肉、山藥、牡蠣(殼)、橄欖、 麥芽、生薑、蜂蜜、萵苣、昆布、枸杞子、韭(不包含種子)、蔥、薤、葫(大蒜)、蕓薹(油菜)、菘(白菜)、芥、紫菜、棗、梨、山樝()、安石榴、橘、柑、橙、柚、枸櫞、金桔、枇杷、櫻桃、荔枝(不包含種子)、龍眼(不包含種子)、龍荔、橄欖、椰子、無花果、彌猴桃、砂糖、紅白蓮花、芰實(菱角)、芡實、胡麻、亞麻、小麥、大麥(不包含大麥芽)、蕎麥、稻、粳、秈(早稻)、稷、黍、玉蜀黍、秫()、黃大豆、鳢魚、鯉魚、鱒魚、鯇魚(草魚)、鯧魚、鯽魚、鱸魚、烏賊、章魚、蝦、鼈、蟹、蚌、蜆、文蛤、蛤蜊、豬、羊、黃羊、牛、鹿、兔、雞、鷓鴣、竹雞、鶉、鴿、蓮藕、蓮子、杏脯(果)、柿、黃精、牛蒡(根)、蘩蔞(鵝腸菜)、木耳、赤小豆(紅豆)、海藻、雀麥(燕麥)、蒜(小蒜)、薄荷.... 等等」,另有未詳細列舉。而大陸地區公告合法使用的食用藥材,其內容與上述有相當的差異,更加列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包括近九成的常用中藥材。所以說用「食材」治病養生,是中醫的特色,也是常用抗癌的主力配方。
◎「因與果」=「中醫與西醫」

地球會出現臭氧層漏洞,補隙敷漏要從根本環境改善做起,這是「病因」治療,假如能補天計劃那是「果」的補救。社會上的亂源是「壞人」作祟,雖有法律治「果」,但根本要從教育改進「因」源;人體出現病痛腫塊是「果」的體現,除了治「果」,也要改善身體致病的可能「因」素,從內而外;從治療的層面上來說,「開刀、放療、化療」都是以去除病的結「果」為首要,而中醫外科開刀技術近100年來未再提昇其層次,多從事於身體病因方面做邏輯上的歸類分析,以「內因、外因、不內外因」進行治療,以「身、心、外在環境」三大方向,為治療重心,效果雖不如西醫藥治「果」直接迅速,但能補其不足之處,而西醫藥的科學化進展,也適足予傳統舊中醫的部份顢頇思想,給予「科學式」的當頭棒喝;當醫學不再是僅只治「病」,而是以改善生命的身心質量或是創造新的生命時,「因、果」的糾結情懷也將消弭,醫學的發展必定再次的突破,為人類健康締造新的契機!

傳言中的抗癌中藥

傳言中的抗癌中藥
三萜類化合物的作用
林鉅超中西醫師
目前市面上炙手可熱的草藥以牛樟芝為第一位,其次是中藥材的冬蟲夏草,再者牛黃、麝香等。每次這種時尚藥物(Fan herb),經過有心人的刻意包裝與推廣似乎有一定的週期,平均5-6年推出一種,其中能經過淘汰立於不敗地位的或淪為「健康食品」,或成為西藥萃取的高價藥物,如:紫杉醇(提煉自植物紅豆杉),這些都是藥物與健康食品市場的寵兒。
在此之前的多數競銷藥物,如紅刺楤、明日葉、白鶴靈芝、靈芝、都是較少毒性與副作用的,倒是如:辣木、火巷(金剛纂)、水半夏、八角蓮等含有劇毒的中草藥(因為含抗癌有效成份「三萜類化合物」,而被誇大渲染,從網路購物都可輕易買到),其造成的危害病患往枉不知,終究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門診上有病患因大腸癌拒絕就醫,服用上述藥物,於3-6個月間轉變為腎功能衰竭,腫瘤未縮小但有局部侵犯,病程未改善也無明顯惡化,但賠上腎臟機能卻是冤枉。其實中藥或草藥(尤其是上述特殊藥物)多含有一定成份的抗癌效果,但也有必須去除的有毒成份,與有效成份的劑量控制。正如進行化學治療會有一定機率的神經、血管、皮下結締組織、肝、腎等毒性。私自服用未經處理的有毒藥材,這種盲信廣告與推銷的行徑誠屬不智。
醫學是在進步的,統計上較低的存活率,或許從中醫或中西合醫的方法能取得一定的改善。在藥物的提煉技術與克服毒副反應,事前的防範與治療期的追蹤可減少許多無謂的傷害。
◎化學治療併用中藥的可行性
這是取自【福建中醫學院學報,171(2007/02)P. 37-39】的摘要,探討
【小金丹對5-FU治療肝癌的減毒增效作用】,研究者觀察小金丹對5-Fu的減毒增效作用,採用白細胞計數方法計數模型小鼠的白血球(WBC)、寫色素(Hb)、血小板計數(PLC)及骨髓有核細胞,結果發現小金丹對5-FU具有減毒增效作用,5-Fu加小金丹組與5-Fu組相比,腫瘤抑制率、WBC計數、Hb含量、PLT計數和骨髓有核細胞計數差異非常顯著(P<0.01)
我們分析它的成份,小金丹【外科正治全生集】:白膠香、草烏頭、五靈脂、地龍、馬錢子()、乳香(去油)、沒藥(去油)、當歸身、麝香、墨炭。各研細末,用糯米粉和糊打千捶,待融和後,為丸。功能:提膿袪腐。這是一個古老的中醫外科處方,安全性佳,也少副作用。進一步可發現其中如乳香(去油)、沒藥、白膠香含有一定量的三萜類化合物,這是當前被認為對抗癌症的另一線希望,其價格較低廉且副作用少,與高價推銷藥物(如上述)有千百倍的差別,是治癌抗癌不錯的選擇。
◎牛樟芝含三萜類化合物
牛樟芝氣芳香味辛苦、平。有祛風行氣、化瘀活血、溫中消結、解毒消腫、鎮靜止痛、抗腫瘤、提升機體免疫力之效;民間認為對於治療腹痛、腹瀉、嘔吐、食物中毒、毒蕈中毒、糖尿病、酒精性肝炎、脂肪肝、肝硬化、肝癌等有獨特功能。(以上說法多數未經醫學的檢定與臨床驗証)。倒是牛樟芝有含有生理活性成分,如多糖體、三萜類化合物、超氧歧化酶、腺苷、蛋白質)、維生素、微量元素、核酸、凝集素、氨基酸、纖維素物質等。其中最特別的是它也含有效成分「三萜類化合物」,高達200種以上。牛樟芝的子實體長期使用的副作用:溶血、胃潰瘍、泄瀉、電解質代謝異常、排鈉障礙、水腫、血壓降低等副作用,因此必須進行不良副作用評估才可食用。
門診屢見有服用過量的牛樟芝造成皮膚病變、腸胃傷害、急性肝炎、黃疸等現象,對於過度渲染含三萜類化合物的優點,卻矇蔽藥物所含成份的副作用,造成病患趨之若鶩,誠屬不該。
◎到底什麼是「三萜類化合物」
三萜類化合物在自然界中分佈很廣,菌類、蕨類、單子葉和雙子葉植物、動物及海洋生物中均有分佈,尤以雙子葉植物中分佈最多。它們以遊離形式或者以與糖結合成苷或成酯的形式存在。游離三萜主要來源於菊科、豆科、大戟科等植物;三萜苷類在豆科、五加科、桔梗科、遠志科、葫蘆科等植物分佈較多。
三萜類化合物具有廣泛的生理活性。通過對三萜類化合物的生物活性及毒性研究結果顯示,其具有溶血、抗癌、抗炎、抗菌、抗病毒、降低膽固醇、殺軟體動物、抗生育等活性。如烏蘇酸為夏枯草等植物的抗癌活性成分,雪膽甲素是山苦瓜的抗癌活性成分。
茶籽油、橄欖油含鯊烯類化合物
其中「鏈狀三萜」多為鯊烯類化合物,鯊烯(角鯊烯)主要存在於鯊魚肝油及其他魚類的魚肝油中的非皂化部分,也存在於某些植物油(如茶籽油、橄欖油等)的非皂化部分。
遊離的三萜類化合物幾乎不溶或難溶于水,可溶於常見的有機溶劑;三萜苷類化合物則多數可溶于水,其水溶液振搖後能產生大量持久性肥皂樣泡沫,故被稱為三萜皂苷(triterpenoid saponins)。三萜皂苷多具有羧基,所以又常被稱為酸性皂苷。
中藥多數含有四環三萜類
四環三萜類在中藥中分佈很廣,許多植物包括高等植物和低等菌藻類植物以及某些動物都可能含有此類成分。
存在於天然界中的四環三萜或其皂苷苷元主要有以下類型:
1.羊毛脂甾烷(lanostane)型:羊毛脂甾烷也叫羊毛脂烷,羊毛脂醇(lanosterol)是羊毛脂的主要成分,它也存在於大戟屬植物Euphorbia balsamifera的乳液中。
2.大戟烷(euphane)型:大戟烷是羊毛脂甾烷的立體異構體,基本碳架相同,
大戟醇(euphol)存在於許多大戟屬植物乳液中,在甘遂、狼毒和千金子中均有大量存在。乳香中含有的乳香二烯酮酸(masticadienonic acid)和異乳香二烯酮酸(isomasticadienonic acid)也屬於大戟烷衍生物。
3.達瑪烷(dammarane)型:棒錘三萜A(neoalsamitin A)是從葫蘆科植物棒錘瓜(Neoalsomitra integrifoliola)莖皮中分到的達瑪烷型三萜類成分。
4.葫蘆素烷(cucurbitane)型:許多來源於葫蘆科植物的中藥,如甜瓜蒂、絲瓜子、苦瓜等均含有此類成分,總稱為葫蘆素類(cucurbitacins)。葫蘆素類除有抑制腫瘤的作用外,還有抗菌、消炎、催吐、致瀉等廣泛的生物活性。
5.原萜烷(protostane)型:澤瀉萜醇A (alisol A)和澤瀉萜醇B (alisol B)等是從利尿滲濕中藥澤瀉(Alisma orientalis)中得到的主要成分,可降低血清總膽固醇,用於治療高血脂症。
6.楝烷 (meliacane)型 楝科楝屬植物果實及樹皮中含多種三萜成分,具苦味,總稱為楝苦素類成分,其由26個碳構成,屬於楝烷型。
川楝皮為驅蛔藥,川楝素和異川楝素均有驅蛔作用,但異川楝素的毒性遠比川楝素大。
7.環菠蘿蜜烷(cycloartane)型:黃耆絕大多數為環菠蘿蜜烷型三萜皂苷,其苷元多為環黃耆醇(cycloastragenol)。環黃耆醇在黃耆中以與糖結合成單糖鏈、雙糖鏈或三糖鏈皂苷的形式而存在。黃耆苷V(astragaloside V)亦是雙糖鏈皂苷,其皂苷元的3位和25位羥基分別與糖相連。黃耆苷Ⅶ(astragaloside )則是自然界發現的第一個三糖鏈三萜苷。
◎中藥女貞子、白花蛇舌草、柴胡含五環三萜類
五環三萜類成分在中草藥中較為常見,主要的結構類型有齊墩果烷型、烏蘇烷型、羽扇豆烷型和木栓烷型等。
齊墩果烷(oleanane)型 又稱b-香樹脂烷(b-amyrane)型。此類化合物在植物界分佈極為廣泛,主要分佈在豆科、五加科。
齊墩果酸在中草藥中有的以遊離形式存在,如青葉膽、女貞子、白花蛇舌草、柿蒂、連翹,但大多數以與糖結合成苷的形式存在,如人參、三七、紫菀、柴胡、八月札、木通、牛膝、楤木等。
中醫處方效果佳
單就含三萜類化合物就衍生多種的商機,確實也是醫界始料未及的事。然而中醫藥畢竟是須要正確的診斷與配製才能減少副作用與加強療效。在民間常用的中藥黃耆就含有大量的三萜類化合物,而人參則有人參皂苷,用於提高免疫力有一定的療效,但對特殊的免疫機能過亢或偏低則易起不良的副作用。由此可知單純用藥物成份來做為中醫處方的依據並不恰當。而含三萜類化合物的應用規律在千年來的中醫處方原則(理、法、方、藥)有一定的指導作用,這是幾千萬人長久累積的臨床觀察心得,若只是用三萜類化合物來論中醫抗癌的成效,未免太小看中醫的功能了!

中醫治C肝的探討

中醫治C肝的探討
林鉅超醫師
病毒性肝炎(簡稱肝炎)是由多種肝炎病毒引起的一組傳染病,包括A型肝炎、B型肝炎、C 型肝炎、D型肝炎和E型肝炎。其中A型和E型肝炎主要經口傳染,B型、C型及D型肝炎的傳播途徑以血液途徑為主。急性的病例通常在2-4個月內順利恢復。BCD型肝炎容易演變成慢性, 20-40%病人可發展為肝硬化,與肝癌有一定的關連性。
C肝的影響層面除了容易有肝硬化與肝癌發生之外,還有肝臟外的多種傷害,較易為人所疏忽,(例如:甲狀腺功能低下/亢進/自體抗體產生、Hashimoto’s diseaseDM糖尿病、原發性混合性冷凝球蛋白血症、小血管炎、結節性多發性動脈炎、肺纖維化、肺血管炎、再生不良性貧血、血小板減少症、腎絲球腎炎、類風濕性關節炎、肌炎、關節疼痛、淋巴母細胞性血管炎、扁平苔蘚、結節性紅斑、蕁麻疹、肥厚性心肌病變、葡萄膜炎角膜潰瘍、周邊神經病變、自體抗體)。加以分析可以發現許多人早就有肝臟外的証狀而不知治療,造成後來的肝硬化與肝癌發生,因此C肝可說是多面性的殺手,隱藏多因子性的疾病。
C型肝炎的西醫治療
  C肝的治療應該及早開始,可以減少肝臟細胞因一再發炎而走向肝硬化,同時也可以降低肝癌發作的機率。治療的目標,除了希望肝臟發炎的情況獲得改善,使肝功能恢復正常外,還冀望能夠將患者體內的C肝病毒根除完全治癒。檢查是否根治的指標是以檢驗血液 PCR RNA的反應,而且須間隔3-4個月,兩次檢定為陰性反應才可說是徹底拔除C肝病毒。
治療C型肝炎的藥物以干擾素interferon為主,針對患者不同的情況,以不同劑量、不同型式的干擾素,或是合併其它的藥物一起治療。
().干擾素:
干擾素其實是人體中本就存在的一種物質,當病毒侵入人體後,人體的免疫系統會產生干擾素,它可以刺激肝臟產生特殊的蛋白質,而這種蛋白質則可抑制肝炎病毒進入肝臟細胞及其在肝細胞內之複製,減少對肝臟細胞的傷害。對於大部分的慢性肝炎的患者,其血清中所測得干擾素的量極低,顯示體內干擾素分泌之能力,已趕不上病毒大量複製的速度。
干擾素分α、β、γ三大類,現在臨床上常用來治療慢性病毒性肝炎的主要是α干擾素。
A.單獨使用干擾素治療C型肝炎:是以干擾素300萬單位一星期注射三次,連續注射六個月。但是只有10-20%的人可以將體內的C型肝炎病毒清除,再加上干擾素的副作用大,因此一般民眾的接受度並不高。
B.干擾素合併Ribavirin療法:使用干擾素合併口服Ribavirin療法,療效大為提高, 已成為C型肝炎治療的主流。Ribavirin主要是用來抑制病毒核糖核酸的合成。使用合併療法治療六個月且停藥半年後,約有40%-50% 的人血清中檢測不到C型肝炎病毒,治療效果比干擾素單一療法要好很多。但仍有部份復發的病例,因此兩次重覆PCR RNA的檢查有其必要性。Ribavirin的副作用主要是會產生溶血性貧血。定期檢查血紅素,若血紅素下降至相當程度要減低使用劑量甚至停藥。除此之外也可能會造成畸型胎,所以在治療當中及停藥後六個月至一年內都需要「避孕」。此外,也有人會出現咳嗽、呼吸困難、面部潮紅、皮膚搔癢、失眠或是食慾變差等症狀。
C.長效型干擾素療法
傳統的干擾素一星期需要注射三次,對患者造成相當大的困擾,效果又不佳,因此醫藥界將干擾素經過聚乙烯二醇化(Pegylation)的過程之後,製造了一種新型態的干擾素,也就是長效型的干擾素(Pegylated interferon,Peg- IFN)。這種長效型干擾素在注射後可以持續的被吸收,加上在體內的代謝較為緩慢,所以它的使用頻率就降低為一星期注射一次,對患者而言方便許多。長效型干擾素產生副作用與傳統短效型的干擾素差不多。
臨床上使用的長效型干擾素有先靈葆雅藥廠生產的Peg-IFN α-2b,其商品名稱為Peg- Intron,注射劑量為每公斤體重1.5微克。另有羅氏大藥廠生產的Peg-IFN α-2a ,商品名稱為Pegasys,注射的劑量以180mg的效果較好。
D.干擾素常見的副作用:干擾素的副作用並不是接受治療的每個人都會出現,但也不是每種副作用都會出現。如:「感冒樣症狀」發燒、頭痛、疲倦、肌肉酸痛、頭痛、食慾不振等類似重感冒的不適症狀。「掉髮」少部份的人會輕微掉髮,不過停藥後可自然恢復。「白血球及血小板數目降低」,干擾素會抑制骨髓造血系統,必須定期抽血檢查血球數目。必要時需減低使用劑量,甚至停藥,而停藥之後,血球數應可逐漸上升。如果患者血小板或白血球數目太低則不適合接受干擾素治療。「精神狀態的副作用」少部份的患者會變得比較焦慮、憂鬱、煩躁、疲倦及容易失眠,如果症狀嚴重就必須考慮停藥。曾患有憂鬱症病史者,更須小心使用。「誘發自體抗體」部分患者使用干擾素也可能誘發自體抗體而攻擊體內正常組織,有少數病人會罹患自體免疫甲狀腺病變。「腸胃症狀」患者可能會有輕微的食慾不振,噁心及腹瀉。
◎中醫的治療是整體面
中醫將人體看成整體的宇宙,如同圓行的宇宙運轉,失衡則病變叢生。於辨証的分類上,包括:
(1).肝氣鬱結:主證胸脅脹滿走竄作痛, 胸悶不舒;或嘔逆吐酸、食欲不振,腹痛腹瀉,或有癥瘕、積聚。
( 2 ) .肝陽上亢:主證頭痛眩暈、急躁易怒、睡眠不安、耳鳴目脹,或面紅目赤、四肢發麻、行走時感到頭重腳輕,有的還可出現顴紅、手足心熱、麻木、震顫、口燥咽乾、腰酸腿軟、舌質深紅、脈弦細數等。
( 3 ) .肝經實火:眩暈、頭痛、耳鳴、耳聾、脅肋灼痛,面紅目赤、急躁善怒、尿黃、便燥,或有口苦、咽乾、吐血、鼻血、心煩易怒,甚則發狂、苔黃或乾、脈弦數。
(4).肝陰不足: 頭昏眼花、目澀眼蒙、兩脅隱痛、綿綿不休、口乾心煩、時覺煩熱、兩眼乾燥、視物不清、舌紅少苔、脈細數。
(5).肝脾不和(肝木剋脾土):兩脅脹滿、飲食減少、腹脹腸鳴、大便溏薄,或腹痛則大便泄瀉,或月經退後、痛經以及經期乳房脹痛、面目浮腫、苔多薄白、脈多弦緩。
(6).寒滯肝經:頭頂重痛。嘔吐清水、胃部、兩脅及小腹脹痛、睾丸墜脹、陰囊收縮, 或有手足冰冷、舌白潤滑、脈弦遲或沈弦。
◎肝炎的有效治療方法
運用疏肝、活血化瘀、以毒攻毒法,可明顯改善肝炎。常用的處方如:柴胡疏肝散、加味逍遙散、一貫煎及血府逐瘀湯,可以改善症狀,但臨床研究卻無法証明對於 B 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HBsAg)e抗原產生抑制作用。而另一報告卻指出,肝炎的有效治療B肝處方是【甘露消毒丹】與【葉天士肝炎方】:白芍、白朮、白扁豆、茯苓、黃耆、甘草各二錢,加紅棗兩枚,生薑五片,用兩碗水煎一碗,早上服頭煎,晚上服二煎。
運用健脾以治肝的方法,正是改善免疫抗力以驅除病毒的關鍵之一。肝炎尤其是C型肝炎造成肝臟外的多種傷害,藉由全面性多方向標靶調整恰是中醫治肝病的特色。例如治肝氣鬱結造成胸脅不舒,或吞酸噫氣,或偏頭痛,可用合歡皮、八月札、香附等理氣舒肝藥,而它們也是治肝炎病毒的要藥。清熱解毒藥如黃水茄,有直接抑制病毒複製的作用,對於cytokin的細胞調節分泌,可間接的抑制CD8 T-lymphocyte或殺手細胞,用於急性期的肝損傷發炎反應有明顯的抑制作用。但要小心的是自行過量服用對細胞代謝抑制會有掉髮,與胃腸道不適,或影響腎臟排泄鈉、鉀的作用。
◎穩定中謀求根治肝炎
C型肝炎的致癌率是B型肝炎的4倍,而「肝硬化」更是誘發肝癌發生的最重要因素。要減少肝硬化的發生先決條件就是使肝功能正常,再進一步根除肝炎病毒。檢驗C 型肝炎病毒是否完全根除的証明是檢驗PCR RNA,若連續間隔2次檢查沒有病毒反應,應可說是真正根除了C型肝炎,但要注意的是, 如果無法根除病毒,也要使肝機能恢復正常才能減少肝臟的傷害。切記!多樣化的所謂「養肝、保肝」製品,往往都是標榜含某些特殊成份或藥物,對於病毒的根除幾乎沒有明確的療效,審慎的評估與選用,可減少肝臟的負擔,多一分的攝取,往往只是無形中增多一分的代謝負荷,「愛肝」就從身體的環保先做起吧!

中醫或西醫治肝癌

中醫或西醫治肝癌
林鉅超 醫師
肝細胞癌(HCC)高居2009年國人十大癌症死因之前第2位,治療上多傾向於使用介入性(侵入性)治療,對於無法施行手術者輒以內科化學治療為主,只是對於「生存率」仍沒有重大的突破進展。新的藥物尤其是標靶治療價格菲薄,藥價每次療程自70-100多萬不等,或者應用研究計劃專案簽署立名,接受人體試驗,諸多堪虞因素使人無所是從。有關「研究專案」一事,台灣自從開啟允許外國藥商公司進入申請後,部份學者憂心台灣成為「國際試藥中心」,而此一憂慮從「高失敗率」與「高單價」的化學治療可看出其人謀不臧的企圖。於日本、歐美諸國進行試藥實驗是何等的慎重,要將剩餘不多的生命拿來實驗。據中國大陸的多數中醫治療腫瘤案例報告,與近十年的臨床腫瘤病案觀察結果,發現縱使腫瘤無法立即消除,但也能有較長的存活期與較優質的生活指數。相反的一昧的化學治療,在初期或有改善但接著窮追猛打不斷的一再化療,使人形銷骨毀,身體的自然抗力幾近於崩潰,更別說是抗腫瘤因子如TNFInterleukin-IInterleukin- I IN K c e l l等。即如非特異的免疫機能(白血球、淋巴球)也嚴重受損。肝內的警衛細胞Kupffer cell減少,對腫瘤撲殺力大打折扣,所依賴的是抗癌藥的殺傷作用,如同原子彈投入身體一般,爆炸後還有餘毒待清,這些都是考驗著病 家與 醫師的耐力與經驗。
◎化治療的另外選項
由於肝癌(HCC) 患者80%以上均合併有程度不等的肝硬化,能接受手術切除者不及兩成,而其他各種非手術治療如經導管動脈栓塞術(TAE), 經皮酒精注射(PEI),射頻滅除術(RFA), 放射治療(Radiotherapy)等,除了必須考慮對腫瘤的療效以外,亦需兼顧肝功能的維持,如果能達到對腫瘤殺死的治療又不傷害太多的正常肝組織,則是最佳的治療方法;但僅憑單一的一種方法無法達成此目標,因此可選擇兩種或多種方法併用,以期能達到全功。當然各種治療均有其極限,如果已是肝癌末期,亦不可勉強做積極的治療,以免產生太大的副作用,甚至造成病情惡化或死亡。
對於肝癌化療進展的瓶頸,理論上應用TAE可減少或完全阻斷HCC 的動脈供應,而RFA應可產生加成的效果,如腫瘤大於5 公分 ,單獨施行RFA效果較難達到100%消滅腫瘤的目的,此時可考慮先進行TAE,再追加RFA,較能達到局部根治的目的。
至於TAE RFA 兩者時間要間隔多久才是安全?這還是得視TAE後肝功能變化及「栓塞後症候群」持續多久而定,若TAE 對肝功能沒有影響,病人也無發燒或其他症狀,隔天或幾天內再做RFA也是安全的,否則,必須等2-4 周後再做RFA較為安全。
◎肝臟移植後的階段性治療
HCC 至今仍無完全根治之法,縱使施行肝移植手術,亦有復發的可能,這是可能的常見隱憂,因為未發病的其它組織可能潛藏2mm 以下的腫瘤胚子細胞,在適當的多重細胞免疫與體液免疫監管下腫瘤胚子細胞安份守己不敢蠢動,但一旦身體的環境利於腫瘤生長則可能增生復發。因此HCC 患者一生當中可能必須接受各種治療方法,以期達到階段性治療的目標。
反觀中醫的介入性治療並不進步,於開刀或放射都不如西醫直接迅速,但在腫瘤免疫的非侵入性療效卻有良好的成績表現。對於接受手術或TACEREA的病患,「立即性」的施行中醫藥治療可減少許多併發症,如: 肝功能受損、肝衰竭、腹水、內臟出血。對於術後的調養也能促進體能恢復,同時減少肝癌復發的機率。畢竟中醫有其獨特的醫學臨床個案,它是建立在單獨的個人基礎量身定製,時間歷史有千百年之久,累積的樣本與幅員之廣闊都是區域性的統計學所無法比擬,這是中醫的特色也是為現代醫學統計所嗤之以鼻的原因。
◎肝癌防治從飲食開始
肝癌的病因中醫認為主要是()「情志不疏,正氣虛弱」。七情六欲是影響疾病的重要因素其影響病情達到30%-40%以上,許多腫瘤病多是在憂慮悲傷、忿怒、恐懼後才發生的。而已經得病後更可因此影響病情的發展,堅定信心、寬心養病、豁達處世是戰勝病魔的利器。 ()「瘀血阻滯,濕毒凝結」。舊疾宿病,六淫(風、寒、暑、濕、燥、火)所侵,疾病由淺入深,宿留不去,以多樣化的病毒或細菌感染多見,如黃麴毒素、肝炎病毒,人類乳頭病毒、EB 鼻咽病毒、幽門螺旋桿菌…,多數的腫瘤已被証實與病毒有關,臨床上多以濕毒、瘀血為疾病的表徵,當這些表徵減少也是腫瘤改善的契機。()「飲食不節,濕熱內阻」。食療一直是中醫治療所重視的不可缺一環,以現代營養學的觀點,多食牛肉可補充營養刺激造血,臨床上貧血多食牛肉或湯汁效果顯著,但因含的蛋白分子,尤其是酪胺酸是細胞分化所必需的要素,正常細胞因它而修復,腫瘤細胞因它而增長,因此控制酪胺酸的攝取有其絕對的必要性。中醫典籍記載腥羶油膩,膏粱厚味都是引起癌症的誘因,如:牛肉、羊肉、黃魚、蝦、蟹、菸、酒、辛辣之物。
◎肝癌肝硬化的契機
中醫學裡沒有肝癌這個名詞,但是「肝積、肥氣、黃疸、脾積、癥瘕、積聚、肝著」等病與之相類似。治療原則多採用清熱解毒、軟堅化瘀、舒肝散結、行氣利濕、以毒攻毒,諸多方法隨著病情參酌交替使用,但總以攻不至脾敗,以腫瘤衰其大半而止,一補二攻或二補一攻漸次迭進的削減癌毒生長,再加舒肝散結、建脾利濕以活化肝脾的網狀內皮系統,提昇免疫催化功能。軟堅化瘀可減少肝硬化的發生,古書上以「金匱鱉甲煎丸」治瘧母脾腫,驗証於臨床確實可以改善肝脾腫大,再加疏肝利膽有減少肝硬化並使部份硬化消失的現象。曾治多例肝硬化併肝癌的病案,當腫瘤控制後,緊接著以健脾疏肝,保肝養生的方法治療,腫瘤也漸趨縮小乃至停止生長,最後呈現囊狀空泡(hepatic cyst),有的是鈣化成結節團塊,病患體能恢復,這些都是中醫治療的明顯特色。
◎此毒非彼毒,無毒不丈夫
對於中藥的大毒之藥(巴豆、草烏、斑蝥、甘遂、芫花、大戟、雄黃),不乏引起:胃腸症狀-口乾口苦、吐、泄、便秘,神經症狀-心悸、失眠,皮膚症狀-皮膚過敏、癢疹,腎症狀-乏尿、電解質變化,血液症狀-溶血、出血。一般治療肝病是不會採用這一類的藥物。相較於化療藥物的神經傷害、骨髓抑制、胃腸症狀、肝腎機能損傷等。中藥的優質特性更加的明顯,這也是其特色之一。
◎中藥源遠流長是自然所賜
近來一般坊間媒體多以中藥是中國大陸生產而多有疑慮,殊不知中醫的起源本在中國這塊大地(在沒有政治色彩之下),臨近的國家如韓國、日本、星、馬、泰、印、緬…,其受中醫文化影響之深。國際上針灸之術漸已普及,紐、澳、德、法、美多來觀摩(包括台灣與中國大陸),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將中醫中藥、針灸納入特色醫療項目。如今最大生產地的中國卻成為中藥生產的指責討伐地,這是令人百思不解之處,若是以少數不法的代用中藥,或是因科技廢棄物造成污染的中藥材,來指責中藥的可信性,還不如加強把關檢驗藥材的安全性與成份品管。中藥台灣生產的可用種植種類不多(因地型及氣候、土壤之異),產量少、有效成份不足,遠遠不敷臨床及市場使用,更何況特殊地型才生產的藥材(甘草-內蒙,當歸-甘肅,黃耆-川滇,藏紅花-西藏、青海,人參-東北),這些千百年來的藥材資源流佈於世界,造福人群,這是人類的幸福,是我們的福份。在漢、唐以前如此,於元、明、清是如此,在今天的2021世紀也是如此,未來地球如果無法綠化挽回恐怕就不是這般幸運了! 因此釐清政治鴻溝,讓生命健康回歸生命的懷抱,這應當才是地球大國民的心態。否則全球目前幾乎是食、衣、住、行都是「中國製造」的產物,要求全是台灣製造(MIT),真是有相當的難度與不符合實際生活。古云:「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又說「取彼之長,補己之短」,這在現代醫學也是值得借鏡參考。

以痛止痛,以毒攻毒

以痛止痛,以毒攻毒

林鉅超 醫師
記得20年前在醫學院附設醫院進行教學示範時,找了篇疼痛的醫學論文用以教導新進醫師,主要是以實驗分析統計對於針刺(針灸用的針去刺入身體部位),來比較在(a)人體的主要常見疼痛區(非穴位點)施以針刺刺激,(b)在疼痛區的特定針灸經絡穴位點上實施針刺。比較四肢的主要四象限,分析在(a)非穴位點,(b)穴位點,兩者針刺後體內的血液與腦脊髓液裡抗疼痛分子濃度(血清張力素serotonin、腦啡enkephalin)來評定針刺後的鎮痛反應。結果顯示:(a)非穴位點產生的止痛物質比(b)穴位點來得低20-30%,其中以腦啡enkephalin的產生顯示(a)非穴位點明顯較為不足。結論:在正確的穴位點針刺可以產生足夠達到治療劑量的抗疼痛分子濃度,而非穴位區的針刺只能產生部份不足劑量的抗疼痛分子濃度。此實驗也証明「以痛止痛」的治療機轉。以上僅只對於疼痛實驗而言,於內臟反應與其他作用有待進一步的研究。
◎亂棒打擊的「以痛止痛」說
中國的醫學在千百年來自成一體系,但非由某人來主導,其間雖有官方拍定版,硬將「經方醫學」與「民間醫學」切割,但因生活水平與現實生活需求的差異,「簡、便、廉」的民間醫學仍然延續迄今,其中包括:偏方、刮痧、推拿、拔罐、按摩、拍擊。若有涉及以器具刺入或傷害人體(如: 針刺、放血)都是醫療行為必須由醫師親自為之。這些法令再三申戒其目的是防止不法行為的濫用,但如果混淆視聽,以小誇大,吹噓其能,則會使民間醫學蒙羞,或使人疏忽治療與預防以至造成「間接殺人」的可能,其動機與預謀可堪陷入囹圄。因此「棒打止痛治病」之說不攻自破,媒體似不宜再隨之起舞,止痛原理已經明白的說明,但對於亂棒打擊的「可能傷害」(如:瘀、腫、內出血、血栓形成、誘發性疾病secondary disease)似有再商榷的必要。我曾處治因拍打造成肩肘關節嚴重瘀青發炎水腫,病家痛徹心扉,經針灸與冰敷,藥物服用三管齊下,才解決其痛苦。「都是自找的痛」,病家事後懊惱的說。再說「血瘀」可能造成的傷害,輕者瘀青腫痛,若引起內部臟器的血栓(如:腦中風、冠狀動脈阻塞、肺栓塞、腸繫膜血管栓塞、腹腔靜脈血栓、下肢靜脈血栓、眼靜脈血栓…)這些可能發生的急性意外,皆足以使人喪命或殘廢,其嚴重性絕非三言二語可譁眾取寵!
◎「以毒攻毒」非萬能
「以毒攻毒」是以建設源自於破壞的基礎來看待。否定了生物自體修復的本能,以「人定勝天」的科學理念來詮釋治療。將細胞代謝週期的不同階段分別以藥物加以破壞或阻礙,使不好的細胞壞死。但因藥物辨識力無法專一的緣故,好壞細胞一概抹殺,即使昂貴的標靶藥物(動輒耗費百萬元計算), 也絕大多數難以保命痊癒(其成功的「存活率」低,但短期「治癒率」卻被大肆渲染)。以毒攻毒的結果多是病患被折磨得不成人樣,極差的生活品質,終至形銷骨毀以歿。所謂「有價值的治療」,並不是非得一意孤行的治療,或權威式的治療,被「大藥商」包裝後的治療典範,不是唯一的生命出路。「生命會找到他的出路!」。學術是統計的世界,生命是自然的世界,統計是概率,生命是圓通的因緣。所以吾治病不以統計來說成效(若以存活率 成功/全部 的統計,其成效是遠遠超出統計可期的範圍),而是以個體的生命尊嚴來設想。「癌症是造物者給的警訊」,或是「閻王的催命符」就端視以何種心態與行動去對應了!
有人生病輕信偏方秘方,因貪圖「簡、便、廉」,不分有毒無毒之物,燉煮囫圇下腹,經時日稍久出現嘔吐、泄、出血、肝腎衰竭。檢視其服用藥物也非特殊,只是服用未經炮制處理的單味偏方,副作用也就自然顯現。例如最常見的偏方:白花蛇舌草(很多人是吃到了代用的「水綫草」)、半枝蓮,此二藥經証實其對癌細胞無直接毒殺作用,但能減輕發炎與消腫脹。因此單服此二藥治癌,效果也僅短期可見。有關「牛樟芝」的過度渲染已是眾所皆知的事,茲不贅述。「綠珊瑚」為有毒之物,服用易引起消化道出血與肝腎傷害。以「多食肉治病」是天大的謊言,「生食治病」則是空中樓閣,別以為遠古之人茹毛飲血就不會致癌,甚至可治癌,那是極弔詭的推論。致於林林總總的「健康食品」,本身已是非健康的產物(生化製品)何來健康的道理。最近的「益生菌」說法,一桿子捧上天,說它治病延年抗癌強身,還不如家鄉菜的「蔥豉豆腐湯」,或「狗尾草根清燉」來得甘甜可口養生。民初名醫張錫純以「雞肫皮燉粥」健脾開胃,民間以「四神湯」補脾抗癌療效頗佳,也為多數當年名老中醫們所推崇。
◎請多給自己一些治病的時間
袪除「痰、濕、瘀、毒」是近幾年中醫抗癌治癌的多數專家學者所認定的有效方針,有關「痰、濕、瘀、毒」的內容此不再多說明(可參考拙著【醫學易今經】)。從疾病「風、寒、痰、濕」的病因,衍生出「痰、濕、瘀、毒」聚結膠凝成瘤癌,疾病的形成絕非一朝一夕,因此要治癒解套,必須給身體組織足夠的調理與排除代謝廢物時間,從生理病理學的觀點, 細胞的正常代謝是100-120天,因此古之醫者莫不以「服藥百劑」病瘳來形容治療頑疾重病的時程。於多數的中醫名家案例治癌成功以6個月迄3-5年者,比比皆是,如此才是真治病真治癌,對於那些要求試吃10天或半個月的僥倖心態,多數是無法治療成功的案例。從近幾年的累積成功案例,讓我更加的確定以西醫為主攻的內科抗癌(外科除外),遠不如「以中醫為主攻」的醫療效果。雖然一般的中醫仍是以「補脾調養」來輔助治療,但那也只是延長生命與生活品質,很難達到根除病灶改變體質與真正痊癒的目的,全面的毒殺絕非萬全之策,而在這基礎上發展出的「自體幹細胞移植」更是勞民耗財,其成功者幾微,而物資與精神肉體的折磨才是更使人徹底的絕望,只是這種方法正如火如荼的在各大醫院推展,醫療是要經過不斷的嘗試與進步,但是一意孤行或權威式的治法並不是成功的唯一出路!
◎改變體質要從身心開始
一般門診上常見的病可預見的約有70%是非必要性的治療,只要予以適當的教導與舒壓就可達到緩解的效果。壓力是多數疾病的根源, 飲食不當則是它的溫床。「適度的運動」是治病的良方,而過度的運動則是疼痛的誘因。吃得少,吃得乾淨,天然的煮熟就是好。遠離化學添加物,少包裝,少油炸,清心養生每天開懷常笑,坦然應對,健康自然好!

癌症治療的守護神

癌症治療的守護神
林鉅超 中西醫師
俗話說做人求三好:「身體健康第一好,子女孝順第二好,親朋健在第三好」,於身外錢財夠用就好,居處舒適得宜,開心過日一定好。只是工商社會,人心不古,為了貪求利益層出不窮的偽品與添加物如雨後春筍出現在生活周遭。塑化物風波使人覺醒為何有如許多的癌症患者,因為每天無形中接觸的有毒物質正是背後的元凶。
早期(民初)中醫不如西醫的簡便與科學,尤其是對抗細菌與傳染性疾病,加上中醫學派紛爭,井管之見無法接受新知,或秘為傳家寶,於是日漸以下,治病不如西醫的明確有效,在台灣20年更被認為中醫是「腎臟病」的推手。其實
那是密醫或郎中添加「西藥添加物」所造成的腎毒性傷害。我在醫院裡看到的是治病的藥少了,而改善「不舒服症狀」的藥多了。醫師偏重於用藥物改善病情而非教導病患如何遠離疾病,於是全世界產生大量的藥物消耗量。如今癌症的威脅日見明顯與急迫,約有1/3的人必須面對這個挑戰,西藥的抗癌藥也紛紛推出,但也因利益之爭,廣泛性的推展,有如維生素丸般每個癌症病患非得接受不可,可悲的是應時而開發的「健康食品」也針對藥物的毒副反應大肆誇大渲染。一位藥界的學者在演講中開玩笑的指出,當價值不菲的牛樟芝被推薦時,「兒女不買是不孝,為人父母更可藉以炫耀子女是多麼的孝順與能幹」,
因此「冬虫夏草、牛樟芝」大行其道,市場正蒸蒸日上!
癌症治療的三大利器,包括:手術(含灼燒)、放射治療(含伽瑪刀、微刀、螺旋刀定位)化學治療。除了手術之外,其他兩者都可能引起治療的必然副作用,例如:造血機能抑制、白血球偏低、免疫力下降,神經損傷(麻木、疼痛、抽搐、昏迷、角弓反張),胃腸症狀(噁心、嘔吐、腹泄、便祕、胃腸出
),肝機能損傷(GOTGPT偏高、黃疸、腹水、肝昏迷)、心血管傷害、腎機能損傷、皮膚粘膜病變、肌肉骨骼傷害。
中藥除了可以彌補手術治療、放射治療與化學治療的不足,也能減輕放、化療的副作用,又能加強放、化療的效果,對於晚期癌症患者或不能手術和接受放、化療的病患可以採用中醫中藥治療。更能降低對於癌症治療過程可能造成的傷害或副作用。以常用的化學治療藥物副作用來說,中醫藥分別有不同的對策,例如:
◎造血機能障礙:
Epirubicin(俗稱小紅莓),抑制骨髓併有強烈的胃腸傷害、腹瀉,脫髮、粘膜發炎。
Actinomycin(Dactinomycin),抑制骨髓使白血球、紅血球、血小板降低,禿頭掉髮,胃口降低。
Cisplatin(白金,順鉑),除了上述症狀更有腎毒性,也會造成周邊神經炎。
Vepesid(VP-16Vepeside),抑制骨髓、血小板降低,噁心、嘔吐,發燒頭痛,低血壓。
Endoxan(cychophosphamide),除了骨髓抑制,更可能造成不孕,同時有泌尿系統傷害(膀胱炎、血尿、排尿困難)
【中醫處治】:
骨髓抑制可用養陰補血的方法,既可防止正常細胞的壞死,更能加速癌細胞的死亡,在中藥的大量科研報告中已經明確証明此一特殊的作用。所謂養陰清熱解毒,其中解毒不是依賴單一的草藥或中藥,而是完整的處方設計。應用如:人參養榮湯可以改善白血球與貧血,但可能造成癌細胞殘存,必須加上活血化瘀藥如,桃仁、柴胡、蟅蟲、丹參....,這些化瘀藥有抗癌與改變腫瘤細胞通透性的作用,使化療藥物更容易進入癌細胞內,達到殺滅的作用。其他特殊的中草藥如,白花蛇舌草、半支蓮雖無法毒殺癌細胞但能調節吞噬細胞使之破壞癌腫瘤的聚集,而草藥菝契、茅梅,也有類似的作用。
◎神經傷害:
Cisplatin易引起周邊神經炎,麻、痛是一般最常見。少數有中樞神經傷害。
Vincristin(Oncovin,安可平),引起周邊神經炎與胃腸抽痙、皮膚潰爛。
【中醫處治】:
神經病變屬於中醫的「風症」,治風先治血,西藥也多以大量維生素B群,與葉酸來改善神經的傷害,更進者使用類固醇來保護神經組織的急性傷害。已知的末梢神經「麻、刺痛」,應用中醫的祛風之劑如:大秦艽湯、鎮肝熄風湯,可促進神經修復,中藥豨簽草、鬼箭羽、紅藤、刺五加....,都有療效。
◎胃腸傷害
幾乎大部分的抗癌藥多少都有胃腸機能的傷害,較普遍發生在當次治療後的1-3天內,以噁心、嘔吐、胃口降低最為常見。較嚴重的可能是食道炎、胃炎、胃腸出血。若是有胃腸疾病或肝臟病變尤其須多加留意。
Novantrone(Mitoxantrone,俗稱小藍),造成胃腸症狀最明顯,掉髮也是其副作用。
Lunase(Asparaginase),容易引起胰臟炎、高血糖症,低血壓、自汗。
【中醫處治】:
副作用如吐、泄,可用葛根芩連湯加減治療,胃納不佳予香砂六君子湯,便血、吐血從血症處治,以正產雲南川七為要藥,輔以大小薊、槐角、地榆、蒲黃炭....,可有效改善副作用。
◎肝腎機能損傷:
Cytosar(CytorabineAra-C),它影響的臟器傷害是較為廣泛的,肝機能受損GOTGPT升高,血清中肌酸酐(Creatinine)上升。關節疼痛、腰痛、胸痛。
Endoxan,造成較明顯的泌尿道出血與機能障礙。
【中醫處治】:
肝腎是重要的代謝器官,一旦受損處治必須特別小心,所謂「肝腎同源,不僅是生成特質的雷同,更是發病源頭的相似,因此清肝瀉熱解毒,化濁利濕,是治療本病的重點。常用的處方如:三黃瀉心湯,大陷胸湯,知柏地黃湯,五苓散,藥物如:大黃、黃連、附子、生半夏,中草藥如:丁豎朽、鳳尾草、兔兒
....
◎心血管傷害:
Adramycin,心肌毒性與皮膚潰爛。
MTX(Methotrexate,俗稱黃藥),造成心律異常、低血壓、喘促,與粘膜發炎。
Epirubicin(小紅莓),除了影響造血機能也是心肌毒性的藥物,也會有皮膚潰爛症狀。
【中醫處治】:
藥毒傷害,使心陽受損,或是心肌傷害,造成胸悶、心悸、盜汗、喘促,可用炙甘草湯加附子、瓜蔞實、丹參。嚴重者心陽受抑,脈沉、濇、悸、代,唇絳或發紺,宜大劑「參附湯」頻頻飲用,等陽氣恢復再減少藥量。其中特殊重要的藥物,如附子宜用生品久煎1小時以上,甘草用多年生的甲級甘草,含的解毒甘草甜素成份較佳,人參今多偽品,可用上好參鬚或高麗紅參代替。
◎治癌常見的標靶藥物毒副反應:
健擇(Gemcitabine):被公認為第二代的抗代謝抗癌藥,應用於肺癌、胰臟癌。結構與Ara-C 相似,. 藉由阻止去氧核糖核酸鏈(DNAchain)的延長。選擇性抑制細胞週期的特定階, 主要是殺死正在合成DNA的細胞 (S),且阻斷細胞進入 G1/S 分界期。副作用:胃腸道方面,噁心、腹瀉 (20%),約4. 25%的病患有皮膚疹。發燒 (40%) 是最常見的非血液學上的副作用。 水腫/周邊性水腫(20%)。禿頭(12%)。最常導致劑量需要調整的原因是血球數目過低。大約有三分之二病人的血球數目會降低。大約有四分之一的病人會出現重度的血球數目降低。大約三分之二的病人會發生噁心及嘔吐的現象,但嚴重程度通常只在輕度至中度。其他常見的副作用包括發燒、水腫、出紅疹及類似感冒的症狀等等。
太平洋紫杉醇(Paclitaxel):可抑制微管系統的分解過程,使細胞被固定在分裂的過程中而死亡。因此Paclitaxel作用係一有絲分裂的抑制劑,可阻斷細胞於細胞周期之G2M期。應用於非小細胞及小細胞肺癌,頭頸部鱗狀上皮癌,膀胱癌,生殖細胞瘤等。最常見且致命的副作用,約有15-20%的患者發生急性過敏性休克。過敏反應可能與稀釋溶劑Cremophor EL 有關,而與藥物本身關係不大。抑製造血細胞﹐過敏﹐胃腸不適﹐以及輕度的肝臟損傷。其症狀包括低血壓、呼吸困難、蕁麻疹、潮紅和腹部疼痛等。但目前這過敏反應已可用類固醇,抗組織胺 (H1H2拮抗藥物) 來做有效預防。但藥價極為昂貴且並非全然有效,應當謹慎客觀選擇病人並於適當的時機使用。
Taxotere(歐洲紫杉醇):對轉移性乳癌有效。副作用包括低血壓、呼吸困難、蕁麻疹、潮紅和腹部疼痛、 過敏反應、口腔潰瘍、骨髓抑制、體液滯留(水腫)等。歐洲紫杉醇的副作用主要是骨髓抑制(特別是白血球下降),另外,病患仍會掉頭髮,其次則是體液滯留(如導致腳部水腫等)。實驗顯示中藥「丹參」中找到的抗癌成分,結合歐洲紫杉醇後, 還可以大大減少副作用的
發生。
賀癌平Herceptin (Trastuzumab)使用於早期乳癌輔助療法,降低惡性HER-2陽性早期乳癌患者可降低4050%的復發率。賀癌平本身有心臟方面的副作用,少部份乳癌患者在使用賀癌平一段時間後, 會產生程度不等的心衰竭情形。
泰嘉錠Lapatinib(Tykerb):一種小分子酪胺酸激酶抑制劑-具有抑制Her-2細胞內酪胺酸激酶活化的效果,可用來治療對「賀癌平」具有抗藥性的乳癌患者。泰嘉錠常見的副作用大多屬於較輕微的腹瀉及皮膚過敏的症狀,而較嚴重的三、四級副作用則極微罕見。
癌思停(Avastin):是一種anti-VEGF單株抗體,作用在癌症細胞團中的血管,讓血管萎縮,使得癌細胞在得不到養分的情況下逐漸死亡,可藉由阻斷血管的新生而達到抑制腫瘤的效果,作為轉移性大腸或直腸癌患者的第一線治療。不良反應有頭痛、噁心、嘔吐、厭食、口炎、便秘、上呼吸道感染、流鼻血、呼吸困難、蛋白尿等,嚴重之不良反應有高血壓危象、血管栓塞、腎病症
候群、出血、胃腸道穿孔、傷口癒合困難、鬱血性心衰竭等。
Everlimus(RAD-001):是一種抑制mTOR分子(mammalian target of apamycin
哺乳類雷帕霉素靶蛋白)的口服標靶藥物,mTOR分子是一種控制腫瘤細胞分裂與血管增生的蛋白質,關係著癌細胞存活、生長、複製及代謝等重要訊息的傳遞路徑。mTOR子抑制劑的作用機制為抑制癌細胞分裂及血管新生,因此可減緩癌細胞的生長及擴散,併用其他藥物時,也有不錯的療效。
Everolimus為口服藥錠,用法為一次10克,一日服用一次,預估每位患者平均療程為4.9個月,10毫克藥錠每粒3,916元,每位患者的治療藥費約需NTD 58萬元。以everolimus治療先前曾經使用「蕾莎瓦」或「紓癌特」治療失敗之晚期腎細胞癌病患,病患之無疾病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為4.9個月,相較於僅使用
基本支持療法之安慰劑組的1.9個月,可延長三個月的無疾病惡化存活期。副作用包括:炎症或潰瘍,口腔炎,皮疹,腹瀉,疲勞和感染。
蕾莎瓦膜衣錠 (SorafenibNexavar)
屬於多種激酶的抑制劑( m u l t i k i n a s e inhibitors),其分別抑制癌細胞表面的酪胺酸激酶接受體(如血管內皮生長因子接受器及血小板生成因子β)以及調節細胞內如RAF-1、野生型B-RAF以及變異型B-Raf的活性,以降低癌細胞的增生和血管新生的作用,達到抑制癌症的進展;目前在台灣核准用於晚期腎細胞癌之治療。較常見副作用有腹瀉、紅疹、脫皮、疲勞、手足皮膚反應、禿頭及噁心、高血壓。在日本曾報導十多例因服用Nexavar致死亡的報告。
◎ 中藥是癌症的守護神
正如中醫流傳千年,它扮演的醫療角色從商(伊尹制湯藥)到今天的健康守護角色,由主角轉為丑角再重出為配角,其能力是不容小歔,而天然物的健康概念因塑化風波引起全世界人的矚目,被機械科技刻意包裝的絕非是天然的產,
這也是中藥提倡天然健康的品質保証。癌症的毒副作用是必然的結果,我們不必去渲染也勿庸去掩飾,尋找對策與解決預防因抗癌藥可能造成的二次癌症發生(生成第二種的癌症),從中醫藥可得到許多的幫助與啟示!

賈伯斯的痛-胰臟癌

賈伯斯的痛-胰臟癌
林鉅超 醫師
人體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器官-「心臟」是動力引擎,「肺」是風箱負責氧及二氧化碳進出,「肝臟」司合成代謝,「胰臟」主導消化五穀精華,「小腸」負責吸收分解後的養分,「大腸」是排泄消化後的廢棄物與水份再吸收,「腎臟」總管水分與電解質代謝,溶於水中的大部分毒素由它排除,更司造血刺激激素與血壓調節激素的合成。其中人體內最大的消化腺是「肝臟」,與僅有2x20公分長,重約80公克的「胰臟」併稱「消化腺雙雄」,它們都是不可或缺的必須重要器官,肝臟移植技術因免疫抑制藥的改善其成功率提高。但胰臟移植的成功率卻牛步不前,因為胰臟的消化機能是肝臟所無法取代-以醣類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脂肪為主。胰臟有外分泌腺體負責消化,及內分泌組織(胰島小體)總司胰島素(Insulin)的分泌,常見的「糖尿病」也就是Insulin不足所引起的調節代謝疾病。
◎胰臟癌是十大癌症死因第九位
胰臟癌佔國人十大癌症死因的第9(2010),且胰臟癌的死亡率非常高,就算還能手術切除,90%的平均存活約1年,存活五年以上者不超過3%。胰臟癌最常見的症狀是「上腹疼痛」,右上腹疼痛表示病變可能在胰臟頭部,左上腹疼痛表示病變可能在胰臟尾部。胰臟位於左上腹部的後腹膜腔,因此多在腫瘤晚期相當大時才出現症狀。腫瘤發生於胰臟頭部佔60%,體部約15%,在尾部佔5%,其餘的20%則可能侵犯整個胰臟。
◎胰臟癌上腹疼痛、腹脹、體重銳減
上腹疼痛、黃疸、體重銳減及糞便呈灰白色,食慾不振、噁心、嘔吐、疲倦或發燒等是常見的症狀。腹痛的特點與姿勢有關,平躺或伸直脊柱時會加劇,因此患者痛時常使脊柱彎曲,整個身體呈屈縮狀。
胰臟的癌細胞可以直接侵犯(或經由淋巴轉移到)周圍的組織如:胃、小腸、十二指腸、膽管、脾臟、大腸、等,也可經由血管或淋巴轉移到肝臟及肺部等。
罹病男性約為女性1.5倍,年齡通常介於6 0 - 6 5歲之間。但近年來因飲食習慣西化,及化學添加物的增加,發病年齡已有下降趨向,誘因有吸菸、喝酒、飲食攝取肉類或脂肪比例偏高者、糖尿病的病人、長年接觸化學藥品(石油產品或各種化學溶劑者),均容易發生胰臟癌。
◎抽血檢查及腹部超音波、CTPET可早期發現腫瘤
偵測胰臟癌的腫瘤標記有二:C E ACA19-9,但此兩項檢查的特異性不高,多用於追蹤檢查的參考。應用腹部超音波及藉由電腦斷層攝影(CT)、正子放射斷層攝影(PET)或核磁共振(MRI)檢查,可早期發現病灶。
◎西醫治胰臟癌
正如世界名人賈伯斯所經歷的最痛「胰臟癌」,其治療方法,不外是外科手術治療、化學治療及放射治療三種。療效以外科切除較佳,五年存活率可達25-30%。不幸的是,發現時可切除的病例不到20%。無法切除的病人,則視症狀有時需作緩解手術。除了手術儘量切除病變外,也可施以放射及化學合併輔助治療,以提高療效存活率。
◎中醫治脾形同治癌
古代胰臟不另列出,而以「脾」統稱。胰臟腫瘤屬「癥瘕積聚」。病因以「脾虛濕困、痰熱內阻、氣滯血瘀、邪毒內聚」為主。其中「脾、痰、濕、熱」被認為是胰臟癌的主要病因。當然如:內因的飲食、情志、藥物、勞倦、稟賦。外因的時令、天候、環境、諸虫,都可能影響胰臟的功能。飲食是最主要的原因,已經証實肉食者遠比蔬食者更容易罹患胰臟癌。胰臟的消化腺體每天大量的製造消化液其精力耗竭終於病變生焉。粘膜蛋白變性產生自體消化破壞,一般先是消化功能異常,長期消化功能受影響,導致細胞惡性變化終於形成癌症。
「濕熱」是發炎與組織代謝不良的能量障礙,「痰」是不正常的分泌物,正如洪水一來必須疏導入河川而不是一昧阻擋,因能量阻塞不通「氣滯血瘀」,造成「腹脹、腹痛」(其中多見腫瘤侵蝕組織,壓迫神經血管)。癌細胞是邪毒之類,有其自主的血管供應,也就是說「癌」是一個有生命的群體組織,它平常隱匿與人和平相處,一旦身體機能下降就趁勢茁壯。曾治此類病患因胰臟癌倂多年的臀部多發散佈深層慢性蜂窩性組織炎,以「濕熱流痰」症狀表現為主,故用清熱祛痰化瘀中藥治療,用甘露消毒丹去濕熱,杏仁、滑石、通草利濕,白頭翁、秦皮、紫草解毒抑癌,光慈菇、白毛藤殺癌抑DNA分裂。歷經一年的治療,臀部疾患幾近消失,CT斷層掃描瘤體縮小,寬徑2公分x3公分,部分形成空囊狀,腫瘤消失80%以上,停藥迄今追蹤近3年,瘤體無變化,正常作息與常人無恙。如此類胰臟癌消失後形成空囊狀的病案迭有所見,應當是瘤體萎縮後形成的殘跡。
◎運用中醫防癌症復發轉移
中藥可抑制癌細胞復發轉移,尤其是提高機體免疫功能方面,已經在中藥研究上被大量發表,其他如控制腫瘤血管生成和阻斷已生成的腫瘤血管也多有斬獲,這些綜合治療的處治與新配方理論同時也提高了治脾剋癌成功的可能方向。
◎剋癌箴言
在抗癌治癌的途徑上,沒有速成或僥倖,謹記
「食衣住行,適中為宜。 清心寡慾,動靜相依。 勿信偏方,不食旁物。 信心堅定,按時就醫。 四分是醫,六分是己。 成功有望,半年為期。」
這是抗癌致勝的不易箴言。